叶子会_KAZKUN🖕

AKA_4次渣

搞铁真滴快乐

单方面宣布这是这个游戏最好看的场景

希望你永远是你
生日快乐

今天也是想念wh的一天

【渣瓜/玛丽苏向】搞事01

如你所见,渣瓜好,自产自销包售后

01.

瓜进演奏厅的时候总觉得今天有些不对劲的气氛。

氪星游轮演奏会,这算是他的私人行程,每个月演一场,知道的人不多,来的也基本都是些熟面孔。但是今天不太一样,台下包厢里几乎都是空的,只有贵宾席上坐着几个穿的松松垮垮的陌生的男人,像是包了场的样子,此时正一边喝茶一边饶有兴趣的盯着他看。

装逼呢?怕不是人傻钱多吧!

虽然心里莫名不爽,但是毕竟专业素养在那摆着,瓜拉起琴来,一举一动仍然是优雅好看的,一整场下来表演堪称完美。
只是刚回到后台,这瓜立马就原形毕露,随手把领带扯掉,拿起电话就开始扯着嗓门骂:“不是说好了私人行程不往外泄露吗,就你这一天天可会了,整一帮土鳖过来包场。这和钱没关系,妈的下次老子不演了,给多少钱也不演了。”电话对面的那小助理是最近新来的,从来没见过这种阵势,听着瓜这边噼里啪啦的骂,话都说不利索,最后才委屈的挤出一句,哆哆嗦嗦的“这是,是ice哥,让我安排的。”


啪。
瓜差点没摔了手机。

倒也巧,刚把手机捡起来揣好,那边ice的电话就打过来了,一口四川味的普通话,声音懒洋洋的,“今天演出怎么样啊,看到包场了嘛。”

“看到了……”
“哎呀你别不高兴啊瓜瓜,那哥们来头也不小。听说是叫Kaz,在美国搞软件搞得还挺牛逼的。而且他好像一直是你粉丝来着,所以他这次回国,几个朋友就给包了个场。追星嘛。”

瓜一时有些语塞,但是ice都这么说了,他也不好在多管什么。挂掉电话,又暗自吐槽了几句那些人看起来就浮浮夸夸的气质,他便也不再把这事放在心上,跑到厕所尬烟去了。

瓜爱抽烟,倒也不是有瘾,就是搞艺术的,习惯了用这样的方式排解压力。
美滋滋的抽完两根,他打开隔间门,刚想往外走,却猝不及防被人堵住了去路,整个身子挡住了门,居高临下地看着他。瓜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吓的有点发愣,任凭着那人一点点往里靠近,直到近到耳朵都能感觉到他呼出的气息。然后那人把脑袋凑过来,一字一顿的说道,“瓜,你真好看。”

……

变态吧。瓜刚开始大脑当机了一下,倒是很快反应了过来,抬腿就往那人的膝盖上猛踹。
“Fxxk。”一脚下去明显用了全力。来人根本来不及躲,直接往后一个趔趄,一条腿跪下,抬头瞪着瓜看,皱紧眉头,眼眶都泛着红。这一下倒是让瓜把人看了个仔细,这可不就是刚才包厢里的那个男人。没等瓜开口,那人倒是先呲牙咧嘴的站起来,一口不知道从哪学来的中文怪贫的:“哎你不要生气,都怪那个火龙果给我出的破主意。我就是特别喜欢你的音乐,所以才想来和你认识一下,没别的意思。不过你真的挺好看的,真的。”

“我没生气”,毕竟谁会和个傻大个生气呢,“行了你走吧。”瓜不想再和他纠缠,但是Kaz明显不愿让他走,掏出一张名片来硬是往瓜的怀里塞“就认识一下嘛,交个朋友,这在中国不就是缘分的开始。”这算哪门子缘分。瓜在心里叹口气,难道海归华侨都是这么硬撩的吗“我身上没有名片,而且我现在还有事要忙,过两天我联系你吧。”“那好吧,等你哦。”

瓜头也不回的走了。呵,过两天,老子爱过几天就几天。

[贝万]云梦彼端 上

LIFELINE游戏设定,不妥删。
大概是小黑客x小宇航员的太空营救故事 ooc严重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李京泽手机坏了。

一下子黑了屏,怎么修都不管用。他绝望的把手机往床上一扔,屏幕却突然亮起来,先是一堆乱码,紧接着开始有信息出现。

正在启动...
信号正在连接...
正在接收消息...

「喂喂?」
「能用了吗?」
「有人能收到吗?」

这是中病毒了?李京泽拿过手机,完全陌生的界面,一行行消息往外蹦,泛着惨蓝的光,大半夜的怪吓人。哪个小逼黑到你贝爸手机上来了,他试着追踪了一下消息来源地,结果却显示超出了范围。李京泽一下有点恼,便没好气的回过去。

「你谁,想干什么?」

消息刚发过去,那边那人一下子连着弹出好几条,很急切的样子。

「不好意思啊,你可能误会了什么。」
「我只是收到回复太激动了。」
「我想我应该先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王昊,代号pg one,今年22岁,是亚斯蒂号飞船的学员。我们原计划飞往木介星的,但是在途中坠毁了。」

李京泽对着手机反复看了好几遍,他觉得这一切有点超乎自己的知识储备。可是试了半天都没法查到那边真正的ip和位置,而且横竖看对面那人又很真诚,不像是在骗人的样子。也是,世界上哪有人能反追踪牛逼到瞒过贝爸,于是他问道,

「什么意思,你说你是困在外星了吗。」

「可以这么理解。」
「现在是几月几日了。」

「12月23日。」

「damn,我居然昏过去3天。」
「鬼知道三天前我们经历了什么,飞船突然失控了,船长把我推进了救生舱。然后我感觉到一阵猛烈的撞击,接着一下就失去意识了,醒来之后就在这么个鬼地方了。」

李京泽看着手机,手上也噼里啪啦不闲着,他打开电脑,查找着关于亚斯蒂号的消息,终于慢慢确定了这一切的真实性。

然而可用的信息其实并不多,仅有的一点还是他黑进一家私人航天公司内网找到的。网站内大多都是一些秘密的关于太空研究的项目,显然亚斯蒂号只是其中用来试水的一部分,公司并没有投入太多精力在上面,也难怪王昊出了事第一选择是求助陌生人。
说到王昊,李京泽不禁满意地笑笑,他还是有一些意外的收获的。他在子站上翻到了一篇关于优秀青年航天员的简介,点进去,有一张合照。好几个年轻的男孩子,穿着厚厚的太空服,头盔几乎遮住了大半张脸。是最近几天才更新的内容,应该就是这次飞行之前拍的。李京泽几乎是一下子就确认出了照片里的王昊,倒不是有什么心灵感应,因为只有那个人在衣服上刺了大大的ONE字,个性的很。他还伸手扭着笨重的手套在胸前摆出一个1的手势,张狂又可爱。但更引人注目的是他那一双大眼睛,隔着头盔笑得弯弯的,像是天上最亮的星星都揉进了里面,不掺杂质的好看。李京泽看着他,心里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,痒痒的,不自觉间,他也跟着照片里的人笑了出来。

半晌,李京泽才从照片中回过神来,他鬼使神差的走到窗边,把头伸出去往上看。可惜星星月亮都看不真切,天阴惨惨的。他叹口气,回复道:

「你知道现在在哪吗。」

「换算一下大概距木介星还有不到十万公里公里吧。这里居然还可以呼吸和行走,这大概是我这几天最幸运的事了。我刚才去检查了一下救生舱,里面东西剩的不多了,但是还有指南针,医药箱,还有一部分食物和水,大概能吃7天左右。」

「好吧如果我省着点两个周也不是不行。」

李京泽乐呵呵的看着这人碎碎念,倒还挺可爱。没多久,手机屏幕又开始闪。

「哦天!我找到了这里的地图!贼牛逼了。」

「西北走不远有座山,我觉得今晚去那里看看吧,你觉得呢。」

「对了你还没自我介绍呢,总得知道我找了个萌妹子还是抠脚大汉帮我吧,要不万一我死在这以后也没机会报答你了。」

得,爸爸这么英俊潇洒怎么到你嘴里变成抠脚大汉了,不过李京泽倒也不和他计较,乖乖的拿起手机,自报家门。

「我叫李京泽,你也可以叫我贝贝,21岁,男的,英俊潇洒的那种。」

过了一会又补充道,

「我大概查了一下你的情况,需要我怎么帮你吗。」

「你能一直陪着我吗,老贝。」
「我会的,放心。」

tbc.

脑洞到现在重写了大概800遍。低产如我,并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中和下。🙈🙈

我的神之右手 最近摸过了kinsa 胡旭 和欧阳靖握过手 要签名的时候还摸到了他 非常的膨胀了

至少还有叶子会

叶子会_飞行荷兰人:

至少还有叶子会


叶子会_迦仑:



至少还有叶子会




叶子会_利威尔:







最近圈子有点乱?

没关系,至少还有叶子会(笑